再见再见在遇见

易燃易爆炸


【赐我梦境 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三宝的巡演告一段落,天南海北奔波了一年的角儿们,终于凑到了一起,酒桌上,张云雷和郭麒麟一个因为是拼装品被杨九郎禁止喝酒给塞了一瓶酸奶,另一个被阎鹤祥以年纪还小和劳累了一年虚了为由,且不顾少班主威胁递上一瓶酸奶,现在舅甥俩嘬着酸奶看一伙人喝的热火朝天的,内心毫无波动,笑都不想笑!

        哪边孟鹤堂阎鹤祥两个稍微有点酒量的,逮着几个九字科的死命灌!没办法~在场的除了不能喝酒的,就剩九字的了:九龄、九郎、九龙、九良……此刻!王九龙心里悔不该啊!!!阎鹤祥和杨九郎来接张云雷郭麒麟的时候干嘛多问一句“干嘛去啊?”!为啥还在得到聚会这个回答后,还喊着“玫瑰园三公主不离不弃啊”!我是跟自己有仇吗!!!嘤嘤嘤……旁边的张九龄表示:你TM不光跟自己有仇,还跟爸爸我有恨!!

     照顾着张云雷,孟鹤堂和阎鹤祥没敢让杨九郎喝太多,九良有孟鹤堂护着,也喝的不多,就九龄九龙俩可怜,都蒙圈了……
“不行了!不行了!哥!咱先别喝了,玩会游戏吧!”王九龙摆摆手打断和他要喝到嗨的孟鹤堂
“对对!歇会儿!歇会儿!”张九龄顺口接到“正好辫儿哥大林俩也能加入进来,俩人也不能一晚上就喝酸奶了吧!”
“行吧~行吧~”孟鹤堂放下酒“玩什么?”介于他们现有的条件,王九龙把桌子上的东西扫荡到地上,拿了个空酒瓶往桌子上一放道“真心话大冒险吧!”

八个人重新铺个摊儿坐下,“谁先开始?”郭麒麟扔掉手里的酸奶盒问,“我先来! ”张云雷转动瓶子,瓶口对准了阎鹤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张云雷伸出两根手指怼到阎鹤祥眼前,阎鹤祥想着壮壮小朋友都37岁了可不敢丢人“真心话吧”“好~”张云雷收回手指瞥了一眼大外甥问道“大林…还年轻…也许有一天他会不需要你了,人生也许会出现不一样的更靓丽的风景,你怎么办?”阎鹤祥正准备说话,旁边的郭麒麟一抬手说“老舅你问的那都不成立~那景就算晃瞎人眼我哥那么大身量,绝对护目!”张云雷点头表示你喜欢你说了算……

阎鹤祥转动瓶子,瓶口对准王九龙,“真心话”王九龙心在瑟瑟发抖,默默先选好了真心话,他不知道如果选大冒险这些哥哥会对他做些什么……“好,那我问你,你天天和黑总这么动手,不怕把他打跑了,不要你了?”王九龙看了一眼张九龄,后者一脸的“可以跑”王九龙握起张九龄的手说“打是亲骂是爱,爱到不行用脚踹!黑总在我身边我就开心,哪怕明天是末日只要我牵着黑总的手我的心里就安稳!离不离开我是黑总的选择…守在他是我的决意!”张九龄动情的看着王九龙说“最难舍的是亲情啊,没有爸爸不要儿子的!放心吧!”
“……”
“你还是现在就滚吧!”

“真心话呗~”对着瓶口的孟鹤堂无奈道,“好!”王九龙深吸一口气看向周九良,其余的人也顺着视线望过去,周九良坐在那里好似这些视线都与他无关,王九龙吐出这口气问道“孟哥,你还打算躲避自己的真心吗?九良等的起你还耗得起吗?为什么不愿意放自己走一步呢?为什么不能信任九良呢?”一时间席间无人说话,连空气都安静了,孟鹤堂“嗤”的一声笑了“你这问题太多了啊!这不符合游戏规则!我自罚一杯算了了啊!”说着仰头就是一杯,周九良还是那样的毫无波澜,习惯了不是吗……

“问!”张云雷往杨九郎身上一靠,孟鹤堂看瓶口对着张云雷乐了“小妖精~哥哥问你~当初你出事,九郎说如果你出意外,他也不说相声了,你同意吗?”
“同意!”
他们对于张云雷这个回答,即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毕竟这是他们热爱的东西但他们也明白身边的人如果不是那个人那么也没了意义……不碰就不痛。

“怎么又是我!”孟鹤堂在哀嚎,张云雷在巧笑“小哥哥~”“大冒险!!我选大冒险!”孟鹤堂叫到,张云雷环视了一圈好像也没什么能做惩罚的道具,东翻翻西翻翻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包巧克力豆,郭麒麟笑的像个小狐狸问“老舅,这个行吗?”张云雷接过来露出老妖精的微笑“完全可以!”孟鹤堂不自觉的往周九良身上靠,“你…你要…干…干嘛……?”张云雷拿出两个小碟子把巧克力豆打开倒在其中一个碟子里,“你和九良用嘴把巧克力豆从这个碟子传到另一个碟子里,最少十五个,数量不够就再来一次,完成为止!”“啥!?”孟鹤堂弹起来“我的大冒险为啥要带上九良,小妖精~你不要闹哦!”张云雷摇摇手指“小哥哥~愿赌服输!”
“我……”
“孟哥~你自己选的大冒险,又不是我们逼你的”郭麒麟在一边帮腔,孟鹤堂偷偷瞟了九良一下,看他也没什么反应,接着和其他人掰扯。
周九良一直在默默的注视着他孟哥,尽管孟鹤堂再小心翼翼,周九良还是捕捉到了他孟哥的这一瞥,现在他看着孟鹤堂红着耳朵在争辩,张云雷端着巧克力豆小碟子都要怼到孟鹤堂脸上了,他凑到孟鹤堂的耳边轻轻说“你等下可以直接亲我”孟鹤堂惊讶的回头看他,孟鹤堂在周九良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安和期待,“好!”孟鹤堂转脸接过小碟子,拿起一颗巧克力豆放进嘴里,一只手抚上周九良的侧颊,慢慢的碰上周九良的唇,另一只手抚上他的侧颈,慢慢的渡了一颗巧克力豆过去……第一颗成功后,孟鹤堂彻底豁出去了,塞进嘴里一颗巧克力豆直接吻上周九良,甚至伸出舌头往周九良嘴里推巧克力豆,有接不住掉落的巧克力豆两个人就结结实实的亲在了一起,来不及收回的舌尖,轻轻的触碰,孟鹤堂看到周九良闭上了眼睛睫毛抖了抖……“一、二、三、…………十四、十五!”孟鹤堂在心里记着数,到第十五个传完他的心脏重重的落下“好了!好了!完成了!”他的叫喊唤醒了一群看呆了的人,杨九郎率先反应过来“啊?!啊!完成了…鼓掌!鼓掌!”…………

闹到很晚各回各家的路上,孟鹤堂一直向前走着也不说话,周九良牵着他的手陪着他沉默,“对不起”孟鹤堂突然说,周九良停下脚步,看向他“没什么值得对不起的”孟鹤堂盯着脚尖“航航~我很相信你可是我真的对自己没有自信,我没办法……”周九良轻轻叹口气把孟鹤堂抱进怀里严严实实的“你是我的角儿啊,带着我长大的孟哥啊,甜甜的小孟仙儿啊,这么好的你,你怕什么呢?”“我不知道…”孟鹤堂伸出手也环住周九良“航航…我控制不了”
“我等你……咱回家吧……”
“好……”

第二天在园子里再见到孟鹤堂,他又变成了那个什么都为他考虑周全,却坚持说把他当弟弟疼的孟鹤堂,尽管所有人都对他的这个说法嗤之以鼻。孟鹤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保持着若即若离……我的先生啊!我究竟还要走多久你才愿意踏出你那一步呢……


一直以来我想要的都是“我愿意”,而你却一直在说“对不起”。




♛甜过了,咱们该扎一刀了……就这人性!【傲娇!且不接受反驳】

♛原来作图的手机我只找到了它的尸骨
♛所以我重新弄了个,头像是微博上现扒的,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征一下宝宝性别

易燃易爆炸

【戏我苦笑无主  还戏我心如枯木】

16年封箱,周九良听了一个笑话,他说“祝周老师啊,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他笑了,笑的不以为然,低过头,面无表情。“他们两个才是真爱”曹鹤阳调笑的说,周九良心底一片严寒“爱?哪怕有一点喜欢呢……”跟着完成所有表演,晚上所有人喊着闹着要去庆祝,聚餐,周九良不说话也不参与,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就听见曹鹤阳在和孟鹤堂在说话
“小孟,九良呢?”
“收拾东西呢吧,你们先走吧,我等会跟他一块过去”
“哎~行!你们快点啊”
“知道啦!知道啦!”

“九良啊~”孟鹤堂的声音由远及近“你好了没有?还得多久啊?”说着到了跟前,看他其实已经收拾好了,就说着“走吧,四哥他们都先去等着了”周九良也不说话背好包,提上三弦,孟鹤堂也习惯了他这个冷淡的态度,似是嫌他慢,直接上手去拉着他走,周九良也任由孟鹤堂拉着他出门,坐上车。

一群大小伙子的聚会怎么能没有酒呢!!一群人吆五喝六的喝着,又是一群相声演员,热闹的不得了!互相伤害,互相揭短毫不留情!!没一会就喝醉了好几个,有哭的、有闹的、有趴桌子上或者抱着酒瓶子直接睡过去的,周九良被孟鹤堂护在身后,不想让那些不要脸的相声演员祸害了祖国的幼苗!!周九良也安静的跟着孟鹤堂,他很享受被他孟哥保护的感觉!但……最后周九良还是被抓住灌得有些醉醺醺的~他在自己对着孟鹤堂迷蒙的双目和诱红的唇要亲下去之前,拉着曹鹤阳逃离了现场……

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路灯的光也孤零零的,曹鹤阳陪周九良沉默的溜达着……周九良在两盏路灯灯光的中间坐下了,有些暗……曹鹤阳推推眼镜也坐下来开口道“九良啊~小孟对你挺好的,我看着一直都把你当亲弟弟护着,你别老跟他拧着,我知道你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但是咱们说相声两个人搭一场子买卖,你总不理他,泥人也有三分脾气的,小孟真挺让着你的了……”
“可是……我不想当他弟弟……”周九良小声的说出一句话,曹鹤阳转头看像他有些疑问道“什么?”周九良也转头望向他“我说我不想当孟哥的弟弟,我喜欢孟哥……我想做他的爱人……但我知道永远不可能的”越说声音越低,好像力气在流失……“我知道我这样不对,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孟哥啊!”周九良把头埋在膝盖上,低声抽泣着,曹鹤阳看着周九良眼里逐渐消失的光和慢慢浸上来的泪水,他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曹鹤阳和周九良自小都是学科班出身的,他懂周九良的刻板,懂周九良对新事物的恐惧,他又比周九良大几岁也是一直把周九良当亲弟弟在疼着,周九良也是除了孟鹤堂最依赖最信任的就是曹鹤阳了,如今曹鹤阳看周九良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唯唯诺诺的把自己缩成一团,他心疼!他搂过周九良减肥能扶着骨头的肩,轻轻的说“你没错,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只是,九良啊~你这份喜欢实在是太苦太累!太委屈了……”他拍打着周九良的肩头听着抽泣的声音渐小,问道“你打算告诉他吗?”周九良摇摇头,“打算瞒一辈子?”周九良没做声“唉……”曹鹤阳一声长叹“你打算委屈自己一辈子吗?九良你还年轻……你想过自己的未来没有……”周九良还是不说话,曹鹤阳试探着说道“或者你对小孟的感觉不是爱情,是这么多年的陪伴让你误会了呢?”周九良拉起一抹苦笑给曹鹤阳看“四哥,我梦到我睡了孟鹤堂,你还觉得这份喜欢是我的错觉吗?身体不会说谎……”这个笑让曹鹤阳更加心疼了,问道“以后怎么办呢?”一阵沉默后,周九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好像所有问题都想开了一样,扬起笑脸说“还能怎么办~认认真真给孟哥捧着呗!孟哥那么努力以后一定能成角儿!人家对我那么好,我都这样了还没找师父换搭档~我不能耽误了人家不是!”“九良……”曹鹤阳还想说什么被周九良打断了“行了!”周九良率先站起来“走!四哥!回去睡了,我都困了!”曹鹤阳看着周九良路灯下的身影忽明忽暗的,心底深深的升起一阵无力感……

春节过后,队员们都陆陆续续回到北京,准备小开箱的演出,经过两天的彩排和持续相处,曹鹤阳发现了许多不一样的事情,有条不紊的帮着孟鹤堂协调队员,确认细节的周九良不再是当年那个老气横秋的奶团子了,长大了,能担责任了,他很欣慰看到周九良这种成长,又同时很担忧,孩子大了,懂得多了,顾虑多了,那份不能说出口的喜欢,不知道要磨炼他多久……孟鹤堂对周九良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的,递水递饭,累了帮着喊休息,冷了还给带着外套,而周九良很乐在其中,两个人的氛围没有丝毫不对,连队员都习以为常,这种现象……曹鹤阳很头疼……

“我们周老师啊~挺好的!什么都好!就是不找对象!那么大小伙子了连女的手都没拉过”
“嗨~我不是牵着你呢嘛”
“哪能一样嘛!你看我们这演出一天了哈,挺累的了,周老师这回去还是一个人,跟一把三弦,弹瞎了都快,啊~回家了连个说笑的人都没有~”
“你可能不知道,你媳妇等你睡着了就找我来来了”
“去你的吧!说正经的,真希望周老师能有个人陪着,这么多年了,我就没听周老师说过喜欢谁,或者怎么的得”
“你啊~”
“你看他也不着急你看,我跟着干着急”
“皇上不急太监急”
“行了,聊点别的好不好”
“嗯”

我说了可你不相信啊





嗯…………我做图的手机丢了…………

时光里的他和他

“奶奶!奶奶!”一个十七八的少女急切的跑回家,奔到院子树下晒暖的老人跟前兴奋的说着“奶奶!我今天和朋友去德云社听相声啦!!小哥哥和小哥哥们好甜啊!!果然这个世界,帅气的小哥哥是应该和可爱的小哥哥在一起的!”老奶奶笑呵呵的摸摸女孩的头说“德云社捧逗搭了一场就是两口子过日子,这恩爱感是传承的!”“嗯~?奶奶!您也看过?”女孩眨巴着眼睛看向老奶奶,老奶奶似是回忆的眯起眼睛“看过…看过很多慢慢的时光和爱~”少女席地而坐说“奶奶你给我讲讲吧~”老奶奶笑眯了眼睛问“都是老故事了,你愿意听?”“嗯嗯!!”少女用力的点头,老奶奶沉吟片刻,缓缓道“那就讲小哥哥和小先生的故事吧~”

小哥哥叫孟鹤堂,小先生叫周九良,孟鹤堂和周九良在一起搭档的时候,周九良才十七岁,这后来也成了粉丝们的一个梗。

十七岁的周九良,圆圆的~肉肉的的脸笑起来眼睛眯眯着,留着小寸头,穿着随意,说相声时穿上大褂,少年瞬间就成了小先生,关键是会弹三弦!好!特别好!好到成了孟鹤堂以后的怨念!他和他的小先生就一起走过一次开场~好气哦!

孟鹤堂作为二十多岁的小帅哥~爱捯饬,关键是人长得好看,秀气!唇红齿白~大眼睛布灵布灵的~那话怎么说的呢,人长得好看,怎么捯饬怎么有!

当桃儿师父把周九良许给孟鹤堂的时候,第一眼孟鹤堂心里就升起一股当哥哥的责任感!然后,在后来的生活里,周九良冷了孟鹤堂给添衣,饿了给煮饭,病了带他去看医生,淘气了就看着他笑,不开心了就逗他开心。

小哥哥和小先生是一个蛮奇特的组合,孟鹤堂有点人来疯,周九良被粉丝称为“xing冷淡老艺术家”周九良小的时候给孟鹤堂中规中矩的捧着,孟鹤堂说着说着说嗨了,他就给拽回来~在台上总是一本正经严肃的认真!孟鹤堂每次对上那张肉肉的努力的小脸就忍不住想笑,想“他的小孩啊~真是太可爱了!”

在老五队的时间是小哥哥和小先生成长和改变最大的时候,孟鹤堂越来越成熟,稳重能担事!周九良正式进化成“xing冷淡老艺术家”!那时也二十多岁的周老师长大了~减肥爱上健身,脸上的肉肉不见了,菱角分明的脸,还学于大爷烫了个头,孟鹤堂眼看着周九良越来越帅气!但在孟鹤堂眼里再大的人儿都还是周宝宝~他在舞台上小任性时,台上不爱搭理自己时都被他归是在表现孩子气的一面,会无奈但不会恼,总是满目温柔的望着他。

他们互相扶持,磨炼着互相成长,小哥哥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周宝宝长大了的呢~那天返场完,回到后台,孟鹤堂楞楞的盯着小孩换衣服的身影出神,他刚才在台上说了小孩打17岁就跟了他了,他一直把他当孩子照顾着,宠着,他好像没注意到在流去的时光里他的小孩长大了,长得比他高了,身形比他壮硕,沉稳了,是个有想法有担当的成人了呢……他的小孩不需要他的保护了呢……

周九良换完衣服看他孟哥盯着他出神,走到他跟前伏下身子,清脆软糯的声音在孟鹤堂的耳边响起“孟哥~你想什么呐?”孟鹤堂抬眼对向周九良的眼睛唇边勾起笑说“航航长大了呢……”周九良一愣,随即回答道“废话!哥我都22了好吗!”孟鹤堂喃喃到“22了啊,我遇见你的那年也才22而已…”“对!”周九良牵起他的手拉着他换衣服说“但您现在奔三了嘿!”孟鹤堂瞬间就炸毛了“你说谁老呐!周九良你嫌弃我了是吗?你还有没有良心!枉我对你这么好!我拿你当儿子你拿我当什么呀啊!!”说着就要表演刹车哭,周九良把孟鹤堂的外套拉链拉上说“当对象!但是我是你祖宗~”“啊?”孟鹤堂蒙了一下,立即又哭上了“周九良我要跟你断绝关系!表白你都不忘抄我便宜!我不跟你过了!!”周九良牵起孟鹤堂的手拉着他往外走说“我请你宵夜吧,吃了我的饭就是我的人了行不行?”“嗯~”孟鹤堂抽抽鼻子“我考虑考虑”

根据他们下班的点,这会儿大马路上已经没人了,周九良牵着孟鹤堂走在大街上,孟鹤堂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温度,心思飘了起来,他的小孩好像长大好久了……在台上使活儿的默契与维护,九良知道孟鹤堂是易受惊体质,总是搂着他的的肩膀把他带进自己怀里护着他。刚才小孩对他表白的时候他还在怀疑是不是他一直对小孩的照顾让九良误会了他对自己的情感,可现在他不担忧了,原来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的已经把所有习惯磨成了深爱!

他们的第一支队伍第一次专场,两人越来越好!孟鹤堂的努力,压力,成就,都有人在陪他,分担和欢喜!
孟鹤堂翻着微博问了周九良一个问题一个粉丝们的“千古疑问”他说“九良为什么你过个年回来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新年对你做了什么?”周九良擦着弦子头都没抬说“新年没对我做什么是您对我做了什么”“什么?我怎么啦?”孟鹤堂一脸宝宝做错了什么!的表情看着周九良,周九良对上他的眼睛说“因为今年我得到岳父岳母的允许正式抱得美人归了呀!我不能公开给全世界,还不允许我自己乐了嘛!”孟鹤堂瞬间羞红了脸,甜蜜的笑意不禁爬上嘴角眉梢,美目中星河点点,这样的孟鹤堂让周九良心动不已他像台上孟鹤堂挑他下巴一样,勾起他的,印上他的唇交换一个深深的吻。

有一天岁月的痕迹显示出我们老了,他们也老了,淡出了舞台,教教徒弟,溜溜弯遛遛狗买买菜做做饭,找老朋友喝喝茶,或是追忆青春,或是互相揭短,大林推着壮壮老朋友,九辫儿还在互宠,龄龙不打架了,饼爷还在健身?顺便可以研究一下:壮壮小朋友的家长是谁?阎大脑袋娶得是郭少爷还是郭家大小姐?一般妇女到底打不打的过张云雷?杨九郎的眼睛有没有切片的功能?张九龄和王九龙究竟谁是爸爸?张九龄的头发为什么那么多年还没薅秃?饼爷何苦那么大年纪了还维持质量守恒?当年的鲜肉四是怎么想不开看上发面饼的?让张云雷再模仿九春师姐来一个“嗨!是谁那么坏呦~!”小哥哥和小妖精再一起表演个生气~生活就是这么的惬意!得劲儿!

他牵着他的走在大街小巷,暖暖阳光里他傻笑的模样,在这座城市里,用他们耀眼的方式记录下他们的名字,愿他们在这个喧嚣的大世界里,平静安好。

你见过孟鹤堂在台上对周九良的注视没见过岁月里孟鹤堂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
你见过周九良在台上对着孟鹤堂笑到牙不见眼你不知道他所有的欢欣只赋予了一人
你见过他们牵手你看不到他们深吻
你见过他们出去游玩合照不知道他们对着耀眼风景许诺誓言
你见过他们细微的默契你看不见他们生活里互相给予惊喜的契合
你见过他们晒出柴米油盐没见过细水长流的温馨
你见过他们肆意说爱你但你听不到他对他每天醒来时的爱你和睡前的晚安

“奶奶~”少女歪歪头“你是在给我编故事吗?”老奶奶轻笑了一下说“这是岁月的记忆和时光里的他和他我们爱的模样”





就这样!不管顺序!就这样!靴微的一点小任性😂😂

我说没了一张呢,没保存😂😂单独发一个吧

最近一直奋斗在抗敏第一线,脸肿的和猪头一样,心疼的抱住胖胖的自己!!

这俩天九辫堂良甜的我觉得过敏都好了😂😂